跑步

寂灭武神 第109章 青阳有变

2020-01-16 22:20: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灭武神 第109章 青阳有变

“是啊,宿主脸皮的厚度和邢月波一样厉害。”灵儿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就不出声了。

张山讨了个没趣,不过也不在意,目光再次落到了邢月波的身上。

就见这货正神色焦急的在关注着战况,时不时嘴里咒骂着什么。

“虽然威震天稍占上风,不过战到最后,恐怕也要打残了不可。”

张山皱着眉头思忖着,忽然脑子灵光一闪,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迈步就朝着邢月波走了过去。

他的异动引起了邢月波的警惕,不由紧张的喝道:“站住,你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我就是想试试,没有真元是不是就不能动手了?”

张山嘿嘿一笑,加速冲到他面前,一拳就向着他当头砸下。

呯的一声,邢月波抬手挡下了他的拳头,不过被交击之力震退了一步。

“哈哈,果然如此,这里只是禁锢了真元,其它却是不受影响的,这样的话,大爷我一样可以搸你,而且还能把你搸到死。”

张山大笑了起来,再次向着邢月波冲了过去,以他强悍的五行不灭体,姓邢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只要自己杀了他,那只失去主人神魂联系的机关虎自然就会变成一具木雕泥塑。

邢月波这时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刷的一下拿出长剑,向着张山直刺而来。

张山青虹剑展开,和他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没有了真元,两人就如两个常人武夫一样靠身体的力量和剑式精妙斗了起来。

几个回合下来后,邢月波当然不是领悟剑意的张山的对手,一时间被杀得节节败退。

张山连续在他身上留下几道剑痕,不由的心怀大畅:“姓邢的,没想到会有今天吧,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邢月波眼中露出惊恐,心神大乱之下剑式更是零乱,再过两招后,胸上被张山一剑斩中,鲜血飞溅之下,剑痕深可见骨。

他惨叫着向后急退,连忙用神识命令机关虎回来救驾。

“小威,改变战术,给我缠住它就行,不要下手太重了,弄坏了它身上的材料就不好了。”

张山纵声大笑着,让威震天拦下了机关虎,自己接着向着邢月波追击而去。

“张山,你不要逼人太堪!”邢月波慌乱的大叫着。

“我就是逼你了,那有怎么样。”张山冷笑道。

“姓张山的,老子和你拼了。”

知道这样下去最终必定是身死道消的下场,他厉声大吼,眼里冒起了疯狂之色,放弃了守势,每一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想拼命么,正合我意!”

张山大喝一声,寂灭斩发动!

虽然没有真元支持,但寂灭斩毁天灭地的气势仍然爆发了出来。

轰的一声巨响,邢月波喷血而退。

张山哼了一声,抢步上前,寂灭斩再次由上向下斩落。

邢月波一声大吼,勉强从上一式的余震中回过神来,奋力提剑迎了上去。

铛的一声,张山的剑光斩在他的长剑上,巨大的冲击之力将他的剑荡开,然后余势不止,偏了一下还是斩在他的左臂上。

啊!

一声痛苦的哀嚎声从邢月波的嘴里发出,左臂被张山一剑斩落,他也踉跄着向后急退。

张山得势不饶人,一个错步闪到他的身侧,挥剑横斩。

邢月波勉强的转了个身,让开了这一剑,但手臂被斩的巨痛让他速度缓慢了下来,身体也失去了平衡。

张山哼了一声,剑身一转一撩,对方握剑的右手就凌空飞了出去。

邢月波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再次发出了一声惨叫。

张山闪身上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咔嚓声中,应该是肋骨断了的声音。

“张师弟,饶命啊,我有一个青阳城的消息你一定想知道的!”

邢月波口中喷着鲜血,眼角的余光看到一道剑光向着自己的颈部斩了下来,不由的声嘶力竭的哀叫了起来。

剑光一闪,张山的剑尖顶在他的咽喉上。

邢月波头上冷汗淋漓,看到剑光最终没有斩下来,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青阳城的消息?你可不要骗我,不然就不是一剑斩下你的臭头这么便宜了。”张山冷冷的看着他道。

“没有骗你,真的,事情还牵连到你张家的人。”邢月波大叫道。

张山心中一沉,想着母亲还在青阳城,不由的大喝了起来:“快说,是怎么回事?”

邢月波咳嗽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沫道:“张师弟,能不能先给我止血……”

由于不能动用真元,自然没办法运功止血,邢月波的两条手臂上流血不止,如果不处理,不用张山杀他,一柱香内他就得流血而死。

张山哼了一声,剑尖闪动了几下,还是帮他封住了肩膀上的几处大穴。

“让你的机关兽停下来,到墙角那边去。”

邢月波忙不迭的照做了,再看着自己的血已经慢慢的止住,这才松了一口气。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好了,如果有半句不实,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张山冷冷的盯着他道。

“张师弟,如果我说了,还望能饶我一命。”邢月波畏惧的看了一眼他道。

张山脸上露出了怒色:“不要想得寸进尺,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张师弟,我说了也是个死,不说也是个死,那你就杀了我吧,不过到时要是伯母有什么不测的话……”

邢月波从张山的反应中猜出他暂时不用杀自己,因此眨了眨眼开始讨价还价了起来。

张山望着他一副有持无恐的表情忽然笑了:“你这是觉得吃定我了?不知你听说过搜魂术没有?我正好会,你要不要试试?”

邢月波脸上露出了惊悚之色,搜魂术他自然是知道的,爱刑者在被搜魂的过程中异常痛苦,生不如死。

不过对生的渴望还是让他咬紧了牙关道:“搜魂术虽然可以获取我的一些记忆,但不保证很全,如果缺失了其中的关键,张师弟宁愿冒这种险也不愿放我一条生路么?”

张山在心中快速的计算着,如果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话,事关母亲的安危,自己得确不能冒险,不过如果答应放了他,难保后患无穷。

“神魂血禁想必宿主应该听说过吧,宿主可以给他种下血禁,把他变成你的奴隶,这样不仅可以知道他说没说谎,而且还可以收下一个忠心的手下。”

灵儿这时在识海中建议道。

张山眼中一亮,这倒是个办法,虽然他是很想宰了这小子,但相比母亲的安危,他的烂命自然是不能比的,而且把他变成奴隶比死更解恨。

当即他毫不犹豫的道:“那就这样办,你把神魂血禁之术传授给我。”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苏州圣爱医院可靠吗
安庆市牛皮癣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
深圳治妇科病的正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