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冥尘贯 第四一二章 白气咝咝

2019-12-04 14:09: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冥尘贯 第四一二章 白气咝咝

余下的十个短命鬼互相递个眼色,还没等楚江童放好,一条条白气咝咝射来.尤妈妈本能地瞪大眼睛,身子疲惫地倚着洞壁。楚江童双臂轻挥,一团紫红色光焰与那一条条白色气流缠在一起。

这些短命鬼的联合之气真是太强了,强da的冲力致使他的双脚在地上哧哧滑着。刚才,自己的冥尘灵悟是在吉野小次郎即将吸气之时,也是他功力最弱的时候发功的,而且他恰恰毫无防备,冥尘灵悟以独有的热量将其气流纹络打乱,发生疾速爆裂,才让他防不胜防。

现在,一交手才知道,这些短命鬼很不一般,功力几乎相当,强da的冲力将洞内搞得气流弥漫,几乎看不清双方的脸孔,只看到中间的半空中凝结着一团彩色气体,发出嗞嗞的相斥之声。孰弱孰强,一时半会儿难见分晓。

楚江童在十个短命鬼合起来的强劲气流中体力渐渐不支,身体正在一寸一寸向后推滑。但他只有咬牙坚持,只要稍有退却,那些气流就会将自己缠绕,可以想象那一声巨响,不会是如刚才的单条气流那般威力,恐怕连这泉韵阁也被震塌。

啊楚江童圆睁双眼,丹田之气不断运贯周身,向前边的冥尘灵悟补充,气流没有匮竭的时候,只有虚弱与强盛之分。

人体中,气血是生命之体,强盛之源,若是受损虚淡自然就会体弱精寒,生病是最普通的表现。

楚江童喝过的麻坛古酒,话虽说那是琼浆玉液,有滋阴壮阳之功能。其实,任何一种外来滋养都不是单一的增补,而仅仅起到辅助和推化作用,这还要看一个人的体质如何,身体所需的推化是不是相符。因此时下那些补品广告,并不可信。可以说,是那麻坛古酒充分打开了这个年轻人的气血之灶,将他体内的芜杂脏气清刷一空,并且推化了他体内的原本固有的灵悟之气,从而更有形的表现出来而已。

面对这么一个团队的气流相逼,他面无惧色,一步步将退后的脚跟向前轻轻挪移。

众短命鬼一看,这小子的内气也太不一般了,能以一挡十,还在对峙中逐渐扳回优势。他们的确有点担心,万一要是被他战胜,根本不可能与其同归于尽。

“呼”一个短命鬼突然大吼一声。

众短命鬼明白,这是要他们在发功的同时,变幻队形,不仅可以让对手感觉不出气流有丝毫的减弱,反而还可以充分发挥各自的功力,起到取长补短的作用。

他们在并不宽敞的洞口处飞快变幻各自的位置。

楚江童一看,这绝不是他们准备撤tui,而是以此来增强各自的功力,为了更有效地将气点攻入自己的冥尘灵悟。只好悄悄转手,将灵悟之气的着力点稍作调整,尽量不让对方乘虚而入。

半空中的相触气流,慢慢向洞口推去,看来自己的功力应该是要占上风了一寸一寸,一寸一寸很快众短命鬼有点惊慌了。啊太奇怪了楚江童轻轻移动手掌,他们的身体竟然额随着晃动。楚江童起初没在意,以为对方在模仿自己呢再次旋动手掌,他们又晃动起来。

噢,明白了,自己的内气已经将他们的身体控制了。

突然,楚江童猛地一挥手,呼啦啦十个短命鬼发生一片混乱,身子或腾或跃,摔倒混砸在一块儿。咦楚江童没有急着收气,生怕他们突然再次发功。好在他们全都哎哎哟哟的,好像被揍了一顿闷棍一般。

楚江童这才收功,感觉不对劲儿,向洞内望去,天哪是自己的灵悟之气无意间与阁内的燧辰之剑相融了吧怎么会那剑

再望一眼身边的尤妈妈,她几乎没有了气息。若是她在身后辅助自己,更不可能了,她的冰气**与自己的灵悟之气本身就是相抗相斥的。看来,真是泉韵阁内的问题了。

泉水叮咚叮咚,悠缓地滴落,仿佛生命的声音。

楚江童望着尤妈妈,立即发功,一股灵悟之气注入她的体内,不一会儿,她睁开眼,脸色恢复先前的温和。楚江童在发功时加了点小动作,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楚江童,我差点就走了,是你把我叫了回来。”

“尤妈,刚才是你在帮助我吗”

“可能吗我的气血虚成这样。啊你是如何抵挡住他们的太神奇了。”尤妈妈这一会儿好多了,稍稍挪了一下身子,望着洞口处的短命鬼。

一会儿,他们重新调整好阵形,换单为双,两“人”一组,也许这正是他们的绝战法,也是背水一战。每两个“人”的气流拧成一股,飕飕飕射来

楚江童一看不好,如果这样进攻,自己的灵悟之气恐怕难以抵挡。刷闪身移形,啪啪几掌劈去,将每一对短命鬼强力分开。可是,他们的身体之间就像被什么东西粘住一般,刚刚劈开,随后再次粘贴起来。

“妈的鬼体还带磁场”楚江童还有个最大的担心,两个为一组虽然可怕,但如果十个短命鬼全粘在一起,那一条条气流变为粗重的一股,可就麻烦了。没想到,他们的真正打算还果真如此,只是若想将十股气流全部拼做一条,需要时间,更需要统一的意念。

也许,他们能够做到,要不十一位短命鬼能够横空出世,所向披靡不行,必须打乱他们的合体之气。楚江童飞快闪回原处,因为尤妈妈还在身边,绝不能让他们伤到她,自己所处的位置,正好可以将她挡在一个安全空间中。

楚江童慢慢移动双臂,将气流的力点移到他们各自的中间,啪啪两声巨响,好像一根长绳被挣断。哇两个家伙被分开了,而且再想粘贴在一起,根本做不到了,两条气流胡乱飞舞,毫无方向。

好了楚江童迅速采用相同的方法。啪啪啪啪一片响声过后,这十个短命鬼全傻眼了。

“呜”他们中那个指挥者再次发布命令。

只见他们哗地一声,肩上扛背上驮,十个短命鬼一下子拼成一个孔雀大开屏,跟玩杂技一般。楚江童心里好笑,真像印度军人的花样阅兵啊,在摩托车上摆出各种让人喷笑的造型。

“杂技团的朋友们,该成短命鬼达人喽。”楚江童毫不惊慌

,这帮家伙黔驴技穷了,老子得来点搞笑版的冥尘灵悟了。

刷一团紫红色的光焰飞向最下边那个家伙的下裆处。呼燃起一团小小的火焰。啊滋滋这家伙向地上一跪,头上的家伙全都砸下来。嗬你们的弱点在那里呀楚江童心里一阵激动。刚才只顾盯着他们的肚脐处,还真忽略了。楚江童一看这些家伙乱了阵形,并没有冲过去,他们铸铁一般的身体自己怕是没办法打败。

突然,飕飕飕飕他们全都张开手,一根根尖刺向洞内飞来,像射出的箭一般。

楚江童后退躲闪,护住尤妈妈,同时发功,挡住那一根根尖刺。我靠我说没看到他们落地呢,原来全成了加长版的,全握在手中呢

这些短命鬼不仅功力超群,连武器也别具一格。每一根尖刺,都有相同的伸缩功能,却有不同的攻击招数。最可怕的是,这些尖刺,能够缠绕和飞弹。刺刃处,还密排着可怕的倒刺。这些家伙也太狠了,若被划中,其痛苦恐怕不单单是疼了。

楚江童略作思忖,突然将功力的着力点缩到最短距离,几乎环绕在手掌之上。紫红色的光焰如同在手掌上缠了一根燃烧的火把。唰唰唰以其特有的意念行身,飞快地跃到一个个短命鬼之间,他们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那呢,双掌快似闪电,在十个短命鬼之间划着可怕的弧线。

叮叮当当转眼之间,他们的手里全空了,一根根尖刺落在地上。

楚江童双手一张,十根尖刺聚成一束,嗖嗖嗖向他们脑袋上方飞去全掷下了山崖。

十个短命鬼全傻眼了。

一个个咬牙切齿,再次调换队形,一个挨一个,差不多挤到一起,最前边的首先发功,后边的逐次辅助。一条气流冲贯而来,楚江童感觉得到,这是他们的权宜之计,真难说里边有没有南郭先生,有就有吧反正就是死也要拼尽最后一肚脐气。

楚江童只需轻轻接着,这气流也没有多大力道。细想一下,不行,应该这样的气流会逐渐增强。不行,还是要小心。

的确,气流越来越强。不过却没有刚才那样有劲。

楚江童决定再恶搞一下,老子才不怕冥世流传什么阳间出了个烧裆先生啪一团灵悟光焰射向第一位的下体。啊那家伙被蝎子螫了一般跳起来。

“哈哈哈你们还是先帮他检查一下有几分熟吧”楚江童扑哧一声笑了。

余下的九位,全都夹着双腿,生怕下一个轮到自己。

尤妈妈说道:“楚江童,你该杀了他们,以绝后患”

楚江童疑惑地扭头望她一眼,摇摇头:“尤妈妈,杀戮只会带来仇恨”楚江童活动一下手臂,转脸向他们走去,将他们一一拉起,拍拍身上的尘土。

“如果有一天,我们有机会摔跤的话,还得拜托诸位手下留情”

“哼”一个个短命鬼怒目而视。

“啪啪”突然,那拍掌的声音从洞外传来

...

赤峰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阜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青岛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