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雅韻縣長龍叔小說

2019-10-12 16:41: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县长’死了,是今上午在税务所隔壁的陈牙医的私人诊所医牙医死的!”这消息于2011年10月15日下午,像一阵秋风似的霎时就传遍了靑云桥镇的大街小巷

  读者诸君一定很纳闷:堂堂一县之长,享受着领导高档的医疗特权,怎么会在私人诊所医牙呢谁又敢医死他呢读者诸君的纳闷是对的因为被医死的“县长”压根儿不是人民政府的县长,而是有着“县长”绰号的靑云桥镇桥西居会会计-----龙叔

  龙叔,土生土长的青云桥镇人,生于1948年,初中文化,打得一手好算盘,历任生产队、村和居委会会计我与他同宗共族,按辈分,我得叫他叔龙叔被医死时,年纪刚过六旬

  龙叔是个遭受过苦难的人家中有四兄弟,他行四,父亲离世过早,母亲孤身拉扯孩子,家境贫寒六岁那年,龙叔严重缺钙,得了龟胸、龟背(医学上称佝偻病),无钱去正规医院治疗,只好用土法治疗---用灯草蘸青油点燃炙断“龟路”,错过了最佳医治机会,才落下了终身残疾

  龙叔高不过四尺,胸向前突着,背向后隆起,颗脑袋硬扯着几乎看不见的脖颈使劲地从胸背之间挤出来有人用夸张的语言,戏谑这种造型是“前面一张桌子,后面一把椅子,中间坐着一个人”;也有人展开奇特的想象,称其为“县太爷坐在衙门审案”加上,龙叔的神态与古装戏里的一个县令酷似于是人们便以县令称之后来有人提议,县令是封建时代遗留的官名与新时代不相称,不如改称县长就这样,人们“县令”龙叔改称“县长”龙叔了

  因身体条件的限制,龙叔初中毕业后就扎根农村干革命了他干过两年时间的临时乡邮投递员正是这一职业,成就了他第一段姻缘,改变了他的人生

  龙叔二十四五岁了,还沒有一个女孩子看上他,就连隔壁队上那个瘸腿、脸上长满麻子的老姑娘也从未正眼瞧过他,更不用说有媒人登门了龙叔的老母亲焦急了,便去找看八字的神算子匡瞎子匡瞎子听老人家报出龙叔的生庚时辰后,掐算了一会,说:“老人家,根据八字排定,令郎的婚姻要满了二十五岁才动,并且婚姻来自宝庆府,还须沾亲带故的保媒才能促成秦晋之好”听了八字先生的指点,龙叔的母亲当晚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像过电影似把所有的亲戚过了一遍,就是沒有发现不了与宝庆府沾得上边的这一夜,她失眠了

  第二天清早,本队的同族侄孙牛徕从家门路过,老人家眼前一亮:这不有了吗牛徕的姐姐香妹不是嫁在宝庆的谷陂洞吗这不正应了匡瞎子的话吗她赶快上前,对牛徕说:“牛俫,你姐姐什么时候从宝庆回来”“她端午节回来奶奶,您有事找她”“是的,她回来了,请她来我家一趟”

  端午节那天,香妹回娘家后,到了龙叔家龙叔母亲热情地招待她,并与她谈及了八字先生的话,请她从宝庆为龙叔物色一门亲,事成后定当重谢

  香妹回到谷陂洞后,找到本队一个二十岁的女孩,拿着龙叔二哥的照片,对那女孩说:“素蓉,我给你做个媒好吗这个人二十五岁,在邮电局工作,是我的族叔”经过一番游说,不仅素蓉愿意,她父母也同意了约定了日期,龙叔二哥顶替龙叔去相了亲娶亲那天,龙叔家过一笔彩礼,仍由二哥迎回了素蓉进洞房时,换成了龙叔这下,素蓉哭哭闹闹,成死觅活,洞房差点变成丧堂经过香妹的劝说,素蓉权衡利弊后,居然认了这门亲事原来,素蓉是这么想的,自己虽然读过高小,可自家出身地主,父亲又是老实巴交的老九,母亲是丧失劳动能力的地主婆,家有五口人,家境贫寒最折磨人的是她父母是公社那帮无产阶级的专政对象,她是地主狗崽女,总是遭人歧视,根本沒有出头之日现在嫁的人虽然相貌差点,但毕竟是吃公家饭的人,况且他家大哥是大队书记,自己成了贫下中农家庭的一员,在娘家的遭遇一去不复返了如果这样回去了,谷陂洞那些不明就里的人会怎么议论听人说,长得寒碜的男人最疼女人自己连续两晚,不准他上床,他就老老实实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劝自己:“素蓉,对不住了我家不该骗你你如果不愿意,你可以回去,彩礼也不要你退,权当我对你的补偿吧如果你留下,今生今世全听你的,做牛做马绝无半句言怨其实,我也不忍心这么做但作为儿子,不能伤老母的心呀”他还不停扇自己耳光:“我不是人,我就是畜牲”就是自己哭累了、睡熟了,他也没有趁机霸王硬上弓,贪一时之欢而占有自己这不正好证明了,他是一个尊重人、疼老婆的人吗跟着他不会吃亏的再者,人的姻缘都是前世注定的,谁也无法抗拒、改变第三天,素蓉与龙叔在支书大哥、香妹陪同下,到公社李秘书那里扯了结婚证

  自从龙叔的女人跟定龙叔后,在青云桥街上几乎每天都就会看到一道独特的风景: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嫩,容貌姣好,拖一根乌黑长辫,穿着得体,周身洋溢着女人气质与韵味的 ,跟在长得寒碜、背着邮袋的龙叔后面观景者免不了在背后指指点点,发表评论有人说,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也有人说,天鹅配了癞蛤蟆

  三年后,这鲜花,这天鹅再也没有在青云桥出现过,原来“县长”龙叔与老婆离婚了离婚的理由因众说纷纭,而变得扑朔迷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绝不是出现了西门与潘氏式的状况龙叔一家人丁兴旺,大哥又是大队支书,在抓阶级斗争的年代,谁又敢效仿西门大官人去勾引村支书的弟媳--“县长夫人”素蓉我记得,隔壁队有二十多岁的未婚青年被一个大自己五六岁羊姓煤矿工人的女人勾引上了,事发东窗后,羊家人手強,为了挽回面子,逼着女人反咬靑年勾引她当晚,支书就安排民兵营长召开群众大会斗争男青年在批斗时,男青年遭到了羊姓兄弟们的群殴,身上紫一块青一块的,没有一处好地方如果谁去勾引素蓉,下场比那个青年更惨,一定以強奸罪投进监狱其实,“县长”龙叔离婚的原因很简单,经济困难,母亲爱磨媳妇,自己太孝顺,站在母亲一边,女人发现跟着他过得不顺心同时,素蓉认为,既然曾经在洞房发的誓,都没用,说明缘分已尽,还是离了这原因是“县长”龙叔离婚一个月后,三岁的孩子晚上哭,很可怜,自己想复婚,请我母亲去谷陂洞劝素蓉时亲口说的母亲为此事,步行去了谷陂洞几次,好话说尽,也没能动揺素蓉父母、叔婶“坚决不允许素蓉复婚”的钢铁意志

  龙叔与素蓉离婚的前几天干了一仗当时正值午饭时分,龙叔捂着鲜血汨涌的额头,跑进我家,哭诉着:“大嫂子,你看,这蛇蝎心肠的黑货用碗把我的额头砸成这样了我,我要打死她我要离婚”母亲叫他自己去大队医务室包扎后,便来到龙叔家饭菜洒了一地,几只碗打得粉碎,素蓉披头散发,在地上打着滚,一囗宝庆腔调高声哭诉起来:“我罗前世作了么子孽呀,嫁甲咯个死缩子,还要挨打死缩子,剁你罗甲脑壳,切你罗甲脑壳我罗要把缩子剁成肉末,做我罗宝庆咯丸子呀”不满三岁的儿子坐在门槛上哇哇直哭龙叔的老母则坐在椅子上,一脸怒容,对着媳妇骂骂咧咧,究竟骂些什么,谁也听不清楚邻居也陆续来到龙叔的屋里,有的帮着收拾,有的在哄孩子,有的在安慰老人我母亲则与几女人把素蓉拉到凳上坐着,边劝边了解打架的原因

  “你罗代丝(你们大家)懂么子哟,咯甲缩子两娘崽怪死人呀,几罗屋里絮被窠里绊死人......”通过对素蓉那一番哭诉的梳理,邻居们对龙叔夫妻打架的原因有了大致了解龙叔是个特别小气的人,素蓉说他“蚊子叭粒饭,追得十二间屋”他外出送邮件时,先把做饭的米限量量出,再锁好米坛每餐一家人都吃不饱,钱一分都不经过女人的手更让人恼气的是女人每月“做好事”需要拿几毛钱都要受尽县长的脸色特别是龙叔合同满了没做乡邮员而当上生产队的会计后,在粮钱方面卡得更紧了龙叔母亲更是对媳妇看不顺眼,处处刁难,一点小事也要唆使龙叔对素蓉打骂一顿因此,龙叔家是小吵三六九,大闹二五八.毎次吵架,老人家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次打架导火线就是她点燃的素蓉对龙叔说,父亲生日想回去贺生要龙叔给十元钱吃中饭前,龙叔去与母亲商量,母亲却大骂:“你这絮包佬,没出息,尽听败家婆的话她要把你几间屋搬宝庆去你也让她搬一个散生张囗闭囗就是十几块,我生日,你又拿了几角钱”这话刚好被从里屋出来叫龙叔吃饭的素蓉听到,冲进去便与她吵了起来了龙叔见素蓉不把老母放在眼里,便一拳砸了过去,素蓉躲过拳头,用力一推,龙叔仰面朝天倒了当素蓉往自己屋里走时,龙叔从地上一跃而起,窜了过去,双脚往上一蹦,双手死死吊住素蓉那条长辫,把她硬拽倒在地上,一顿乱揍素蓉挣脱后,操起桌上一只盛饭的碗照着龙叔的额头砸了过去,龙叔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捂着流血的额头,向我家奔去

  龙叔家的那一场“殊死搏杀”,使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形同冰炭,直接导致了“县长”与夫人离了婚离婚前半个月,邻里乡亲好言相劝,以阻止悲剧的发生“素蓉,想开点,不要老嚷着离婚夫妻吵架就跟锅和铲子相踫那么正常‘天上下雨,地下流,两口子打架不记仇’孩子还小,离了,他可要受罪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念在亲骨肉份上,你就千万别离婚了”“‘县长’,男子汉大丈夫,做事要大气对老婆要让,让她站上山面,沒有人说你怕老婆该给的钱米要给,‘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自古皆然这样的老婆,打着灯笼都难找千万不要离”“三婶子,崽和媳妇的事您千万别掺和,更不要挑水做滑路,帮他们带好细伢子就是了不要张囗闭囗要崽离婚”尽管邻里乡亲劝得囗干舌燥,一家人还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得到的回答都是斩钉截铁的一个字:“离”龙叔的老母态度更坚决:“就算我的絮包佬崽不离宝庆黑肚子,我都要离了她”

  第三天上午,龙叔一家就去公社李秘书那里去扯离婚纸左邻右舍大多都跟了去,有的是去做最后的劝解,有的则是去看热闹的“县长”龙叔与素蓉站在办公桌前接受李秘书的问话屋里屋外围得水泄通李秘书问:“小两口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婚”“这个女人的心比黄蜂尾上针、青竹蛇儿囗还要毒你看,她把我打起这样子,真是惨不忍睹说不定,那次我的命会送在她手里我坚决要求离婚”“跟着咯甲小气鬼、凶猛鬼过,我罗不是饿死,就是让几罗家打死咯,今日就是几罗屋内死人倒屋,我罗都要离婚!”“李秘书,你听,这样毒的女人,不离,离哪个帮我崽离了,干部同志”一家舌战了一阵后,李秘书说:“离了婚,再娶不容易,再嫁也不一定遂心所以,离之前,我奉劝你们冷静,不要意气用事”“‘县长\\\\\\\\\\\\\\\\\\\\\\\\\\\\\\\',还是要听大家的劝,不要离”......后来,秘书被“县长”母子与素蓉纠缠得烦恼极了,填好了离婚证,说:“那就离吧儿子随父亲签字,盖私章”“县长”拿出私章刚要盖,被他堂兄一手抢了过去,“县长”用尽吃奶的力从堂只手里挖了出来,用力盖了下去,接着抓起笔鉴了名,素蓉也盖了章,签了名“县长”与夫人就这样离了婚

  “县长”与儿子、老母三人一起生活十个年头后,农村就实行生产制,后来又田土分到户,公社变成镇,生产队变成了组不久,老母离世,“县长”便带着儿子生活在两个男人的世界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组上将靠近马路边的鱼池分卖到户做宅基地“县长”龙叔瞄上并分买到的那份比别人的面积要宽得多,价钱也便宜得多在一般的眼里,那是一块死地因为前向的出口被税务所那幢挨着太白公路有五个门面东西走向的大楼阻断,后背是其他宅基地,只有一条不足一米的通道就是这么一块死地,竟在“县长”龙叔手里玩活了不知他施了什么高招,竟跟稅务所打通了关节,用自己二分之一卵地换稅务所的一个门面,改建时从地砌到天更让人称绝的是,“县长”龙叔居然还与税务所签订一纸协议,以后稅务所大楼及后面的地要出卖,同等价钱要先满足他家看着“县长”如此之大手笔,不但村组的人,就连整个青云桥街上的人既嫉妒他,又不得不佩服他:“‘县长’真是个‘乌龟人,肚里有货’还是俗话说得好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后来,邓公南下深圳,发表姓资姓社的重要讲话,全国大搞市场经济,靑云桥也不例外“县长”龙叔用借鸡生蛋方法与税务所一道改建了大楼,自己拥有了一壕从地到天五层商住混用房产,此房前临太白路(青云桥赶的是公路墟),是青云桥的黄金地段,行商坐贾多聚集于此,乃商业繁荣,经济活跃之区域县长龙叔利用地理之便,开了一爿食品批发部,每年有四五万元进账,不到几年便发起来了

  世界就是这么奇怪,造物主总是眷顾某些人,让他犳好事连连“县长”龙叔就是这某些人之一

  共 719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完整的故事情节,通俗诙谐的语言,成功的刻画了 县长 龙叔的形象真实自然的写出了人物有特点和个性,给读者一活生生的身残内在却吝啬、油滑、狭隘的小农形象通过对他两次婚姻的描写,深刻的放映了主人公心灵的猥琐龙叔的老娘托人找关系,为他找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起初龙叔还正人君子般的应允好好待人家一辈子,可形成已久的恶习,在动了他的钱财后表现得淋漓尽致,大打出手,加之龙叔母亲从中作梗,相亲们百般相劝,民政主任的调节也无作用,最后龙叔洒脱撒手,带着儿子两条光棍生活可作者笔下的龙叔非同一般农民,他的有心计,能估摸出形式,有会搞关系,和税务局扯上关系,一跃成为改革开放首批先富起来的人第二次因缘,龙叔还是他的老习惯对女人精打细算,离婚后他跟潇洒,找发廊的 ,官运亨通起来,摇身一变成了居委会主人,侵占公款,公报私囊反映出富裕后的农民妄自菲薄的恶习然而,这个发起来的龙叔却死于非命,惹来一片骂声和解恨声巧妙的结尾,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和悬念也是作者匠心独运的艺术构思和设计,小说具有普遍的社会意义,揭示出人灵魂中狡黠的一面,反映了社会大环境存在的弊病堪称佳作,推荐共赏感谢赐稿雅韵【:青竹傲雪】 【江山部·精品推荐1 】

  1楼文友:201 - 11:0 :50 小说通俗具有地方特色,通过人物的刻画,反映出社会大环境的某些污泥浊水人物刻画形象逼真,自然,栩栩如生,及思想性艺术性与一体祝创作愉快 携文字走天涯, 情实感,抒感人情怀

  2楼文友:201 - 10:09:4 欣赏朋友的才华,恭喜你获得小说精品,期待更多佳作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记住曾经绽放的万种风情快乐休闲,感受友情,养心颐气,笑谈人生

  楼文友: 22:28:50 有作家言: 小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题,不是结构,不是语言,而是细节,情节只能组成小说的骨架,细节才是小说的血肉 优秀的小说当有细节之魅读到好的小说,当顶

心动过速可以治好吗
佝偻病导致的o型腿怎么办
成人纸尿裤和护理垫
心悸和心律失常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