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永恒剑主 第八十七章 妖符种之谜(二)

2020-01-10 03:38: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恒剑主 第八十七章 妖符种之谜(二)

“林大哥?林大哥?”萧玲玲的声音在边上传过来。

林新回过神,看到萧玲玲有些愕然担心的看着自己,火光在她的面庞上摇晃不已,显得越发白皙。

“没事,只是想到一点事。”

“哦....”萧玲玲还想再问,但看到林新不愿意说,也就忍住。

“给,林大哥,吃点热的吧。”她用一个干净的红瓷碗盛了一碗肉汤饼,端给林新。

林新接过,感觉入手碗壁微烫,一股淡淡的肉香从微白色的汤里弥漫出来,惹得他有些食指大动。

接过筷子,迅速几下吃掉肉汤饼,两人各自服下度食丹。休息了半个时辰的样子。

萧玲玲灭了篝火,继续想要背起林新。

“不用了,我自己应该可以勉强能走。”林新婉拒道,他一个大男人,一直被萧玲玲这么个娇滴滴小姑娘背了这么几天,是昏迷的时候就算了,现在清醒了,要是还是不自己站起来,那就真的有些惭愧了。

“那....那我扶你。”萧玲玲迟疑担心道。

“好。”

林新点头。

萧玲玲靠着他,半个胸口几乎完全紧贴在他身上。她却丝毫不以为意。

林新感觉着她一步步的努力托着自己,慢慢往前移动,心头却是有种莫名的踏实,在这种残酷的世界里,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让你可以在最艰难的时候相互扶持。

这样的真心,是非常难得可贵的。

同时他也想起了害自己陷入如此境地的那个红衣魔女。

同时眼神一冷,“红楼魔女...这笔账早晚要和你算!”

他心头暗自记下。虽然不知道那个魔女的名字,但他记住了对方的那张面孔。

两人踉跄着在山道上前进着,慢慢一点点的朝着上方出口挪去。

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上面那个翻滚着白雾的出口隐隐可见,只是出口处站着几人,似乎是专门守在门口接应的人。

那几人远远看到下面走上来的林新萧玲玲两人。

其中一人盘膝坐在地上,一身白衣如雪,背后背负一把雪白长剑

。甚至连剑穗都是白色。

“又来一个。陆蓉。你去接应。”

这人声音尖细,听起来像是太监一般,但面容却是最标准的美男子,只是面白无须。双眼狭长,隐隐如同女子般秀美。

“是。”几人中一名红衣女子拱手应道。然后远远的快步朝着林新两人赶下来。

“两位抵达这里,试炼算是提前结束。”红衣女子走近后朗声道。

她扫了眼林新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以及萧玲玲一身臭味。脸颊还有的一道血口。

“这是宗门玉牌。”这女子翻手拿出一块黄色玉牌,上边有着一个大大的陆字。

林新只感觉眼前女子气息晦涩高深。根本感应不到其深浅,心头隐隐一凛。

“这位师姐,如何称呼?”

“我姓陆。”红衣女子似乎不怎么愿意多说话。不算漂亮的脸上一直维持着冷色。

她双手各自在林新和萧玲玲身上一点。

顿时她指尖两点白光一闪。

“咦?”忽然她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林新。

“红楼阴转毒?你一个小小先天四层,居然能和红楼魔女照面而不死!?”

她似乎在这一点之下。直接明了了林新的伤势情况。

“还有你...”她目光一转看向萧玲玲。“身体几乎灯枯油尽,居然还能安稳的站在这里?你伤得比他重多了!用了什么秘法刺激身体吧?”

萧玲玲笑了笑,没有回话。林新却是听到。心神微动。

红衣女子看向眼前林新两人,目光渐渐转为柔和。

“你二人....很好。”

她一手抓住一个,提着两人手臂,身形一纵。

呼!

林新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翻滚过后,十数息功夫,眼前便顿时停了下来。

他稳定了心神,左右一看,居然自己已经站在了白雾洞口门前。那白衣男子就端坐在自己身前。

“师兄,这两人身受重创,必须尽快送往宗门救治。拖不了半月。”陆蓉松开两人,轻声道。

“带他们走。”白衣男子眼睛也不睁,随意应了声。

林新仔细看去,只见男子口鼻处,一丝丝白色云气吞吐进出,仿佛不断在从虚空周围吸取白色云烟。

陆蓉一拱手,算是行礼,同样带着林新萧玲玲跨步进入白雾洞口。

她一手捏着一人的手臂,却能够有一股力气源源不断的传到两人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她提着两个轻若无物的纸人,毫无重量一样。

三人一言不发高速赶路。

林新默默盘算着自己的速度,却只能看到周围两侧石壁高速掠过后退,以前需要走一段时间的通道,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前面一片阴沉的灰暗天空。洞外边上隐约看到那头巨大白鸽的身体一部分。

“是守护者大人的白鸽。”陆蓉低声解释。

三人快速冲出洞口,顿时眼前一片豁然。

灰暗的天空一片乌云翻滚着,仿佛随时就要坠落下来一般。

那头巨大的两层楼高白鸽依旧蹲在原地,一动不动,背上那个瞎眼白衣女子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葫芦。似乎对周围的事完全不在乎。

白鸽周围外面,有着很多身穿白色防护服,带着面罩白帽子的救护人员,还放着许多预备好的担架,边上搭建了一排帐篷,隐隐看到有些大夫一样的人进进出出。

陆蓉带着两人冲出洞穴,顿时外面迎来一群白色防护服人员,将林新和萧玲玲分别抬上担架。

“送去宗门,不得耽搁。”陆蓉正色道。

一名大夫上前分别给林新两人把了下脉。

“中毒已深,透支过甚。都是急症!”

他伸手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两颗一红一白丹药,分别塞进林新萧玲玲口中。

林新没有反抗,直接顺势吞掉丹药,只是感觉丹药入口时有着一股浓烈的甜腥味。

带队的元凶也走了上来。

“骨片呢?”

林新指了指边上地上的包袱。

“这是我们两人的。”

“林大哥!?”萧玲玲在一边却是一声惊呼,“那明明都是林大哥你一个...”

“是我们一起得到的!”林新打断她,正色道。

“可是...”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有情有义。就别在这里现了,回去宗门养好伤,随你们怎么恩爱都行!”元凶却是已经不耐烦了。伸手剥开包袱,顿时里面一大包的骨片散了出来。

“咦?”

他微微惊讶。又看了眼林新。

“不错不错。”

赞赏了一句,他迅速轻点骨片。

“七十二片。平分一人三十六。很好。”

林新嘴角微微一笑。

“不是的。那都是林大哥一剑剑拼杀出来的,我没有资格得这么多...”萧玲玲在边上急了。

“闭嘴!”元凶直接骂了句,“给我好好养伤就行。废话这么多,这么想死?”他再度看了眼林新。后者对他郑重点头。

“拉走,回宗。”元凶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林新两人顿时被担架拖走,朝着远处的一排马车去了。

陆蓉走到元凶身边。看着两人被运走,颇有些感慨。

“我们宗门内。倒是难得能出现这种有情有义,又颇有天赋的弟子。”

元凶点头。

“世道艰难,我等也是挣扎求道。却总比凡人浑浑噩噩好。情义,对我们却是有些奢侈了....”

“或许吧。”陆蓉叹气。回过身,朝着洞口走去。“我下去接人了。你继续守吧。”

元凶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摇头,转过身朝着帐篷走去。

*********************

林新和萧玲玲被抬着上了马车,一路颠簸走了两个多时辰,萧玲玲都在支撑着精神和他絮絮叨叨,说着骨片的事,他后来听得烦了,看到她这么伤重还在强撑精神,索性突然一记手刀,砍晕萧玲玲,让其好好休息。

马车很快便到了一处荒凉河岸边,上了一条中型船只。

整艘船只是岸边停靠着的十多条船中的其中一艘,通体朱红色。船上有着黑红小阁楼,有很多灰衣仆人下人侍女服侍,都是普通人。两人被抬上船,还看到数名同样躺在担架上的剑派弟子。

“林兄!?林新兄?”刚刚被放在阁楼下的大厅,等待医师过来仔细护理。林新就听到一声熟悉嗓门叫自己的名字。

他侧过头朝声音方向望去。

“黄师兄?”原来是黄衫,这家伙被包扎得浑身都是白色纱布,直挺挺的躺在大厅病床上,一动不能动。

“黄师兄你怎么也受了这么重的伤?”林新一奇,黄衫可是阵堂先天中最强的一人,修为可是八层先天。距离九层大圆满也就一步之遥。谁能让他受这么重的伤?

黄衫也是长叹一声。让下人几人合力将他的床和林新靠在一起。

林新一眼望去,其余养伤的人也是类似,也有两个是单独闭目养神。

“林师弟,你不也是一样?以你的法器造诣,能够把你伤成这副模样的,怕不是简单角色吧?”黄衫无奈道。

林新苦笑。“我是被红楼魔女所伤,现在身上还有剧毒。”

“你也是!”黄衫却是睁大眼睛一愣。“红楼魔女,林师弟你没事招惹她干嘛?”

“我也不想啊.....”林新苦笑。“时运不济。”莫名其妙遇到红楼魔女,他也是自感倒霉。

“最近南方朱雀圣庭动作频频,我四宗境内已经出现了多次魔宗异动。看起来山雨欲来风满楼啊...”黄衫身体不能动,连脸也不能歪,只能侧着眼说话。

林新服用了那枚丹药后,感觉身体好了许多,精神也旺盛多了。此时闻言,却是来了兴趣。(未完待续。)

总医院
同煤集团总医院怎么样
辽宁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威海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南宁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