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梧桐】变脸(小说)“毕业”

2020-03-30 22:06: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月的太阳红辣辣的,风是热的,空气也是死的。看守所狭小的6号仓更像坐在铁锅里的蒸笼一般,闷得让人窒息,到处弥漫着污秽难闻的气味。
刀疤穿着裤衩坐在水龙头下。他拧开水龙头,想冲洗一下滚烫肥硕的身子,才发现水龙头的水小得就像他胯下那股尿液般涓涓细细的。他骂了一声“他奶奶的!”然后喊道:“新来的那个小子,快来给老子抓抓痒。”
躺在床上的陈峰听见,连忙提着裤衩翻身起来。
陈峰蹲在刀疤的背后,用手边在刀疤背脊抓边巴结的问:“大哥,舒服吗?”
“舒服你妈个头!”刀疤反身踹了陈峰一脚说,“你裤裆里的东西都顶到老子了,你当老子是女人呀!妈的!”
陈峰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瞧你的傻样!还不给老子整只烟来点燃!”刀疤命令道。
陈峰连忙从屁股后面掏出香烟,划燃火柴,点燃塞进刀疤的嘴里。刀疤猛吸一口问:“我看你小子挺老实的,是怎么进来的?”
“抢劫!”
刀疤“哈哈”大笑起来:“瞧你的怂样!看不出胆子还挺大的。缺钱是不?好好的服侍老子,等老子那天出去了,跟着老子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陈峰的手抓得更加利落了。
刀疤又踹了他一脚;“给老子轻点,往上一点,哎呦!就是那里,舒服!”他啐了一口浓痰在地上嚷嚷道:“他奶奶的,这他妈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陈峰看了看周围,用嘴凑到刀疤的耳边轻声谨慎的问:“大哥,想出去吗?”
刀疤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把含在嘴角的烟屁股吐在地上,扭头小声的问:“你小子有办法?
陈峰点了点头。

陈峰和刀疤一直在预谋,等待机会。
那天早上,当狱警来开门时,躲在门后的陈峰和刀疤迅速窜出,刀疤肥硕的身躯死死把狱警压在地上。当狱警正张嘴想喊时,刀疤顺手用准备好的毛巾堵住了他的嘴。陈峰迅速的夺掉狱警腰上佩戴的手枪,往狱警头上一嗑,狱警应声昏倒在地。刀疤想一脚往狱警胸口踹去,陈峰拉住小声的说:“别出人命!时间不多了,快走!”说完迅速脱下狱警的衣服,穿在身上,再搜出手铐,给刀疤拷上。
就这样陈峰押着刀疤,顺利的通过了看守所的哨卡。
刀疤出去长长的吸了口空气,感叹道:“他奶奶的,外面的世界真他妈好啊!连空气中也有女人味。”随后拍了拍陈峰的肩膀说:“小子,以后就跟着老子混吧!”
陈峰点了点头。
刀疤不敢停留,带着陈峰回到了他们的老巢。
这是个偏僻的地方,一栋二层木质楼房严严实实的被掩盖在浓郁的树木丛中。陈峰蹑脚蹑手的跟随着刀疤踩着木质楼梯上楼,脚下发出如铁镣般“吱吱呀呀”的声音。刀疤回头看了陈峰一眼,吼道:“别他妈磨磨蹭蹭的,还不上去拜见程老大!”
上楼,陈峰看见二楼昏暗的屋子里坐着一个女人,从窗户外洒进的一缕阳光照在她眼前的墨镜上。反射的光芒就像利剑般的刺眼和冰冷!
女人深深的吸了一口夹在指缝间细细的香烟,仰着头吐了两个烟圈,就像一副坚固的手铐盘旋在空气中。刀疤恭敬的叫了一声:“老大!我回来了!”
女人头也没回的应了声:“嗯!”随后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陈峰问刀疤:“他是谁?”
“他叫陈峰,是个抢劫犯,和我关押在一起的。是他,我才得以逃出来。”
女人“哦”了一声,随后站起来,迅速从衣服里掏出一支手枪,指着陈峰的额头厉声盘问:“快他妈老实招来!你是谁?”
陈峰已经吓得哆嗦起来,刀疤也急着叫:“老大……”
“闭嘴!”女人大声喝住。
陈峰闭着双眼恐慌的说:“我真的是刀疤的狱友啊!我和他关了三个月,在里面刀疤待我不错。我才决定跟你们混。”
女人“哈哈”的笑了,用枪顶住陈峰的额头说:“你他妈别给我玩花样,小心老子一枪嘣了你,最好老实点!”说完收起了手枪。
刀疤推了推陈峰说:“还不快叫老大!”
陈峰叫了一声,女人朝陈峰脸上喷了一口烟雾,随后“哈哈”大笑的嘲笑说:“抢劫犯!有趣。”

晚上,陈峰躺在床上问刀疤:“我以为我们老大是男的,没想到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刀疤重重的在陈峰屁股上踹了一脚说:“别他妈的多嘴,惹到她,小心要了你的狗命!”
陈峰“哦”了一声。
窗外的树影如同狞挣的鬼影般猥琐的扑打着玻璃窗户,刀疤聒噪的鼾声就如地狱般的狼嚎声夹随在黑暗深幽的空气中。
第二天,天刚亮,陈峰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他闭着眼侧耳细听,原来他们抓到了一个警察。随后就听见门拍得“啪啪”直响。
刀疤翻身起来,在陈峰屁股上重重踹了一脚说:“他妈的,比老子的瞌睡还多,睡得像死猪一样。还不给老子起来!”
陈峰起身打了一个哈欠说:“什么事啊!大哥。”
“快他妈起来,程老大叫我们了!”
陈峰跟着刀疤来到二楼,只见姓程的女人披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站在阳台上,像似在欣赏丛林中那片摇曳的树叶般的悠闲,屋子的事好像也与她无关似的。
她的手下用枪指着一个人。
“刀疤!你过来!”程老大弹掉指尖的烟头,背对着刀疤说。
刀疤乖乖的走了过去。
程老大笑着问:“你看看外面的树叶好看吗?”
“好看!好看!绿绿葱葱的,老大!”刀疤笑嘻嘻的回答。
程老大慢悠悠的说:“我觉得要是涂上一层鲜血就更漂亮!是不是,刀疤。”
刀疤吓得额头上挂满了汗珠。
程老大突然转身给了刀疤一耳光,厉声的说:“你他妈把警察引来了,你不知道吗!”
刀疤用手捂着肥硕的左脸哭丧着说:“我们一路没发觉有人跟踪呀!”
程老大指着中间的人说:“那他是谁,你自己问问吧!”
站在中间的男人说:“对,我就是警察,开枪呀!”刀疤听后,吓得偷偷的看了程老大一眼。
程老大“哈哈”笑了:“有种,算条汉子,老子今天就成全你!”说完就掏出手枪朝陈峰扔去。
陈峰打了个踉跄,差点没接住。程老大命令道:“陈峰,枪在你手上,把他干掉!”
手枪在陈峰手里不停地哆嗦,陈峰结巴的说:“老大,我……我……没用过枪,我不会呀!”
旁边一个带着墨镜的手下用枪抵住陈峰的额头说:“不会你也是警察吧!如果不是,就立刻杀了他!”
陈峰皱了皱眉头,他心想:“不会的,一定不是警察!”随后他闭着眼扣动了扳机,然而枪却没有响,他看了看手中的枪。只听见程老大鼓起了掌,走了过来说:“看来你还真不是警察,好,以后就跟着刀疤吧!”
陈峰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想:“这个姓程的女人,果然狡猾得像一只狐狸。”
陈老大向他们挥了挥手说:“你们都出去吧!阿良你留下。”
陈峰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叫阿良的人,就是刚刚用枪指着他额头的人。
等他们走后,程老大问阿良:“都查清楚了吗?”
阿良摘下墨镜说:“我都查过了,这个陈峰的确是因抢劫而进去的。”程老大“哦”了一声,接着问:“那警察那边有什么动静?”
阿良说:“警察那边,听说看守所长已经被处分撤职了。到处都贴着他俩的通缉令。”
程老大掏出了一只烟点燃,低头在屋里踱来踱去,她的皮鞋“咚咚咚”的踩在木板上,就像过去半夜打更般的阴森!然后转头问阿良:“你跟了我几年了?”
“三年,老大。”阿良回答。
程老大叹了口气说:“是啊,三年了,转眼我父亲就去世三年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有让你参与我们的事吗?因为我怕了,我怕我像我父亲一样的下场,你不会怪我吧!”
“我怎敢怪老大!”
程老大用她纤长的食指轻轻的按住阿良的嘴唇说:“不是给你说了吗?以后别叫我老大,叫我阿娇,你忘了吗?”
说完她摘下墨镜,用手臂挽着阿良的脖子,把她的红唇凑了过去……

市公安局禁毒缉毒大队接到线报,最近将有一批毒品会在东岭码头交易。缉毒大队队长余勇已经做好了周密的部署。
现在已经临近春节,他规定队里所以的警员在这段时间都不能请假,哪怕大年三十也要守在警队,随时等候命令,直到抓捕完成。
此时的余勇有点兴奋,是啊!为了摧毁这个贩毒集团,不知流了多少鲜血,废了多少精力,狡猾的贩毒份子还是一次次从他手中溜走。三年前虽然成功抓捕了程虎,但任然有大量的海洛因流通于本的各个酒吧和宾馆。这种危害的程度是无法估量的,不仅危害了社会,而却对全市整个公安系统带来了很大是负面影响。市民已经对公安局没有了信心。
余勇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心里想:“这次一定要斩草除根!”
时间确定了,是一月九号,也就是大年三十晚上八点三十分。
市公安局缉毒大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新年的烟花倒映在海面上,一艘船舶“啪啪”的驶向了东岭码头。
埋伏在岸边杂草从中的余勇等缉毒警察死死盯住。下令一旦他们交易,就立马抓人。果然看见不远处驶来了一辆白色的小车。海面上那艘船舶已经靠岸,聒噪的发动机已经关闭,只有城市新年的烟花不停的向天空冲射绽放着!
从白色小车下来的人弓着身子钻进了船舱。余勇掏出手枪一声令下,警车拉起了长鸣。
“都不许动!警察!”
船舶里的人看见岸上的警察,都纷纷举起了手。缉毒警员踏上船舶,纷纷把麻布口袋打开,竟全是白白净净的大米。旁边的陈峰也吃了一惊!
“我说警官,卖大米也犯法吗?”一个肥头大耳的人垫着肚皮叼着烟问余勇。
余勇握起拳头重重的拍在了麻布口袋上,警告的说:“我不管你们是谁,总有一天我会有证据的!
船舶上的人都“哈哈”笑了。肥头大耳说:“我们都是正当的生意人,你说的什么证据?我们不懂。为了这个城市的人能在春节吃上润泽的泰国大米,我们也像你们一样顾不得家里的团圆,辛苦奔波于海面上。你们警察不是把我们误作走私贩了吧,告诉你,我们一切手续具备。阿良,拿材料来给警察同志看看!”
余勇摆了摆手说:“不必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统统进去的!”说完回头对岸边的下属说:“兄弟们,撤!”
肥头大耳用嘴对着余勇的耳边说:“永远不会了!”
余勇皱了皱眉头。
在回去的车上,警员小陈问余勇:“余队,你怎么不把他们都抓起来,审问一下也许能问出些什么?”
余勇说:“我们审问了刀疤那么久,问出了什么?他们是道上一群不要命的人,就算你用铁棍撬开他们的嘴巴,他们也会一口否定。只有证据才能把他们绳之于法!”
一说到证据,余勇想到了肥头大耳在他耳边说的一句话:“永远都不会了!”是不是在暗示他什么?难道是他暴露了,完了!这次没能成功,他一定会有危险。
回到市公安局缉毒大队,余勇就拨通了李局长的电话,但他想了想又挂了。今天是大年三十,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但想到他的线人现在正处在危险的刀尖上,用生命周旋在凶残狡猾的毒枭之间。余勇有点后悔了当初的部署了,他没想到程天骄这么狡诈,好一个调虎离山!让他们扑了个空。正在犹豫之际,李局长却打来了电话,余勇接起来说:“李局长,我们失败了!”
“嗯,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快回家陪家人吃饺子吧!”
“李局长,我觉得他暴露了,我们是不是该终止计划?”余勇问。
“不行!如果现在叫他停止活动,那一切都完了。你放心吧!他一定没事的,快回家吧,好好和家人团聚一下。”
“李局长,还是……”没等余勇说完,李局长就挂断了电话。
余勇开着车缓缓的在新年热闹的街上行驶,街道上到处洋溢着新年幸福的微笑。余勇打回方向盘,调头朝一个狭窄的巷道驶去。
“余叔叔!你来了呀。”一个小女孩打开了门,然后很高兴的对屋子里喊,“奶奶!余叔叔来了。”
余勇拿出一只布娃娃给小女孩:“看,叔叔给你买的新年礼物,喜不喜欢!”
“好漂亮的布娃娃!”小女孩高兴的抱在怀里。
“看你,每次来都给她买东西。”小女孩奶奶从屋里出来对余勇说。
余勇把饺子皮和肉馅放在桌子上说的:“来,阿姨!我们包饺子吃。”
老奶奶抹着泪小声的问余勇:“他在里面还好吧!”余勇点了点头。
老奶奶接着说:“没想到,他爹当了一辈子好警察,他却干出这种事,哎!都是我这个当妈的没教育好啊!”
余勇真想说出实情:“他不是坏人,他是好警察!他是在执行任务!”但他还是忍住了。

程天娇很高兴,因为她顺利的接下了这批货。
她端起酒杯说:“海哥!还希望下次我们合作愉快!”
那个叫海哥的人竖起了大拇指说:“程 不但人长得漂亮,干事情我也佩服!当初我还有点担心,没想到这次却出奇的顺利!”
程天娇微微一笑说:“还希望海哥回去转告你们马老板,下次是否能再优惠点!”
海哥笑道:“当然,当然,下次一定给你们最大的优惠,哈哈,来干杯!程 。”

共 1 98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精彩的刑侦缉毒小说。小说用跌宕起伏的情感情节,表现了在缉毒战线上的公安战士们。为了彻底摸清毒枭的地盘,他们不得不冒着生命的危险,打入贩毒集团的内部做卧底。不仅如此,为了彻底消灭毒品,他们不仅自己每时每刻都冒着生命的危险,甚至会危及到亲人的生命。小说用真情的笔墨,形象生动地刻画了这些可歌可泣的缉毒英雄们。作品语言生动文字流畅,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在曲折的故事情节当中,让人们去感受着一种伟大精神。感谢赐稿梧桐文苑【编辑:江南铁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者501240029】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22 18:20:48 谢谢铁鹰老师编辑点评!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5-01-22 21:55:50 缉毒英雄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啊,精彩纷呈的情节,欣赏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1-2 08:04:17 谢谢格格老师!遥握,冬安!
回复  楼 文友: 2015-01-2 11:29: 谢谢秀梅老师的鼓励!您的微电影写得很棒,是我学习的榜样!遥祝老师冬安快乐!
6 楼 文友: 2015-01-25 09:24:01 余勇说: 刚我打电话问医生了,没什么大碍,等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李局长点了点头。然后伸手重重的握着阿良的手,他没有言语,只是紧紧的握住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7 楼 文友: 2016-08-10 20:02: 0 阅美文大饱眼福,赏美文见其文就见其人。向相隔万水千山的作者问好,宏声拜读了老师佳作。感谢大型文学网站使我们相识,祝福老师万事如意,美文飘香粉丝万万千。握手。儿童感冒吃优卡丹可以吗
女性尿液浑浊怎么办
脚崴了骨折多久能消肿
冠心病病人的饮食护理措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