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康菲10亿赔偿款成糊涂账众多受损渔民未获

2019-09-13 01:10: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过新年总能收到红包,蓬莱19- 油田溢油事故的受损渔民却在正月初三迎来了一个让人雾里看花的赔偿 红包 由康菲石油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赔偿、补偿问题。可问题是,谁是受偿人?渔民能获赔多少?10亿元够不够?赔偿10亿就万事大吉? 一系列的问号让人不由感慨,康菲这笔糊涂的赔偿账,无异于另一个版本的《十万个为什么》。

  赔偿为啥没山东的份?

  烟台市牟平区姜格庄镇扇贝养殖户贺业才这个年过得无比揪心。蓬莱19- 油田溢油事故后,他的扇贝损失惨重,不得已委托了律师进行诉讼,但法院不予受理。正月初三农业部公布的赔偿协议,更让他的心掉进了冰窖。

  心都冷了。大年初三,养殖户们接二连三给我打,问怎么人家河北、辽宁都有赔偿了,没咱山东的份儿?就连镇政府的人都打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心凉了半截。弄来弄去,人家都得到赔偿了,山东是事发地,怎么赔偿就没我们的份了?下一步,真不知该怎么办了。

  贺业才叹息说,因为赔得厉害,工人工资还欠着,过年他都没敢出门串亲戚。一来要花钱买东西,二来也怕别人问。原本的一点点希望现在也变成了失望,他的龙年新年过得没有半点喜气。

  在农业部公布的赔偿协议中,康菲公司出资10亿元人民币,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和补偿问题;康菲公司和中国海油从其所承诺启动的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分别列支1亿元和2.5亿元人民币,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渔业资源环境调查监测评估和科研等方面工作。

  虽然赔偿协议提到了河北,但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扇贝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依旧高兴不起来。2月1日下午,杨基珍在中告诉,目前仍然没有任何人与他联系赔偿事宜。

  虽然赔偿协议中提到了河北,但我们仍然不知道到底赔偿给谁,而且,光说给钱,是给一毛还是两毛,我们丝毫不知情。我们只是普通的渔民,左右不了这样的大事件,希望政府能重视,早日将赔偿款发到我们手中。

  杨基珍说,如果赔偿款太少,他不会放弃诉讼的途径。

  贺业才和杨基珍的话,代表了众多受损渔民的心声。这笔资金到底是否针对所有受损渔民的赔偿?10亿元的赔偿数额是怎么得来的?如何发放给渔民?渔民能受偿多少?10亿元够不够赔偿所有受损渔民的损失?这些核心细节,农业部、康菲、中海油都没有公布。康菲的这笔糊涂账,让明眼人越看越糊涂。

  赔偿协议该由谁签?

  撇开赔偿协议的细节内容不谈,众多的法律界人士表示,康菲的赔偿协议在法律上存在瑕疵。

  代理乐亭县107户养殖经营者起诉康菲公司的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赵京慰表示,行政调解应该是行政机关作为调解员,对污染事件的受害方渔民和加害方康菲中国进行调解。 但我们并没有看到受害方在这个协议中的主体地位,因为,调解应得到所有渔民的同意,但很多渔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在操作程序上,受损渔民的养殖品种、面积、损失都应该做登记,依此计算渔民的总体损失额,但现在这10亿元怎么算出来的,完全不清楚。不知道是信息披露不充分,还是根本就没有做这个工作,难免令外界产生 缺位 与 越位 的遐想。

  海商法专家、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院长单红军教授也认为,这个赔偿协议存在法律瑕疵。清污方面的赔偿,相对人应当是海洋局;渔业产业的损失赔偿,相对人是养殖户个体;渤海整个渔业环境的损失赔偿,相对人是农业部。给渔民赔偿多少,怎么是和农业部签订协议?

  代理烟台市牟平区 0户渔民起诉的贾方义公益诉讼团队成员、江苏瑞慈律师事务所律师郭乘希更认为,这个赔偿协议是个无效协议。

  如果渔民委托农业部与康菲签协议可以,现在没有渔民授权,农业部代表谁签这个协议呢?现在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还没有公布,赔偿依据是什么呢?10亿元不光要赔偿渔民的损失,还要向政府支付渔业资源损害赔偿,渔民究竟能拿多少钱呢?更何况,10亿元肯定不够。 郭乘希一口气表达了她的诸多疑问。

  就在康菲石油在渤海漏油事件中反复 变脸 之时,同样漏油的雪佛龙公司却在巴西遭遇到没有上限的 环境处罚 。 我看了资料,康菲去年7月发生渤海湾漏油,公布数据说泄漏 400桶;雪佛龙公司去年11月在里约热内卢海岸油田也发生漏油事故,泄漏 000桶。请对比一下数据:我们用大约半年时间,提出的赔偿数额为十几亿人民币,而巴西在发生漏油事故短短几天内,提出的赔偿额达106亿美元,并保留进一步提高赔偿金额的权利。难道我们中国的渔业资源就这么不值钱吗? 郭乘希愤怒地表示。

  康菲为啥如此 糊涂 ?

  康菲的这笔糊涂的赔偿账,让人看得云山雾罩。难道康菲真的如此糊涂?

  就在康菲的赔偿协议公布之日,康菲发布公告称,受资产出售得利和高油价推动,2011年第四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加17%至62 .9亿美元,利润同比增加66%至 4亿美元,每股盈利2.56美元。如此盈利高手签下如此糊涂的协议,令人匪夷所思。

  郭乘希指出,康菲并不糊涂,而是打好了算盘。 请看一下赔偿协议公布的时间,大年初三,举国沉浸在欢度佳节的气氛中,闪了多少媒体的腰。我认为,康菲此时提出赔偿协议,一是为了减少舆论关注度,二是为今年赶紧开工做铺垫。

  去年9月4日,中海油发布公告称,预计蓬莱19- 油田的停产将使得公司每天的净产量减少6.2万桶。按照2月1日布伦特原油111.56美元/桶的价格,参照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相当于每天损失4 65万元。 康菲目前的赔偿额,其实也就相当于其一个月的产值。康菲这点赔偿只是舍小利换大利。 有业内人士指出。

  1月19日,考虑到溢油量轻微,国家海洋局宣布不再每日公布蓬莱19- 油田C平台油花溢出动态,但漏油仍在继续,每日溢出量在0..04升。

  只要溢油还在继续,奢谈整个渤海湾环境改善毫无意义。 不少专家指出。

  郭乘希说,就目前而言,观察康菲是否有赔偿诚意先要看它能否完全赔偿渔民的直接损失,在这个问题都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奢谈什么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渔业资源环境调查监测评估和科研等等,都是顾左右而言他。至于平复渤海湾长远的伤痕,更是为时过早。康菲不能仅用十几亿就买断对渔民和渤海湾欠下的债。

  本报刘红杰

最新资讯
星座运势
商业专用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