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荒漠树人 【81】冬季大礼包

2019-09-16 14:25: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荒漠树人 【81】冬季大礼包

“恐怖虫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郑文楼蹲在地上打量着几只恐怖虫,眉宇间带着一丝疑惑。

此刻他的位置处于树人谷的山顶,在以往空闲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逛逛,看风景的同时顺便寻找戈壁滩上有可能出现的外来者,只是没想到今天他照例登山巡视的时候,却意外在凌乱的石碓里发现几只恐怖虫的身影。

恐怖虫可是树人谷的老成员了

,这群长有钩刺的史前蚊子虽然相貌丑陋,但在习性上却是很温柔,与常见的吸血蚊子截然相反,它们只在幼年期吸食水中的微生物,等到成熟蛹化后就不具备进食能力了,甚至连生命期都只有短短的二十几天,而在这段时间里,它们所要做的就是在水里交配产卵,然后死去。

郑文楼平时对异兽们的关注可不少,恐怖虫的习性早已经被他摸得七七八八了,如今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恐怖虫竟然跑到了山谷外面,这可是件不得了的事情。

在郑文楼的印象中,恐怖虫一直都是跟随它们的母皇黑八生活在阴暗潮湿的巨石阵里,那里水源和食物非常充足,已经发展出一个规模不小的族群,数量大约在几万只,如果不是它们的生命周期极短,并且水中还有着大量捕食幼虫的鱼类虾类,恐怕郑文楼都会忍不住出手限制它们的繁衍速度。

没有天敌的生物是最可怕的,特别是还拥有恐怖繁殖能力的生物!

郑文楼观察一段时间后非常确定这群恐怖虫的厉害之处,如果没有外界的干扰和限制,恐怕这个族群能在短时间内扩大规模,属于真正的爆兵流生物!不过即便是这样,恐怖虫还是从原来的几百只慢慢繁衍到现在的几万只。

每天有成百上千的恐怖虫死去,却又留下数以万计虫卵在巨石阵里孵化,周而复始,鱼类的捕食虽然能让它们的繁衍速度慢下来,但如果生活在山谷外面可就完全不同了。

戈壁滩上一个不起眼的小水潭就能让它们爆一波兵,这要是飞到了草原里,到处潮湿泥泞的沼泽地恐怕会成为它们的天堂,这也是郑文楼所在意的事情,他担心恐怖虫的大规模繁衍会引来外界媒体和各种机构的关注。

………

………

“恐怖虫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这不应该啊。”

郑文楼喃喃自语,他在疑惑之际顺手把这几只恐怖虫抓起来塞到口袋里。

地下河才是恐怖虫完美的栖息地,没有什么重大变故它们根本不会迁移出去,况且小彤本身对异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平时想靠近都来不及呢,怎么会跑到山顶上来?

现如今异兽的规模越来越庞大,小彤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要死要活的不给分开,可能是数量多得她小脑袋瓜子里都分不清虫虫少没少。

小彤或许会忘记,但是主动离开的异兽肯定是一只都没有!

这是郑文楼观察许久并多次试验才得出的结论。

小彤身上就像有着一个未知神秘的“磁场”,异兽们从来不会离开“磁场”笼罩的范围,除非是速度跟不上,或者被迫脱离出去,否则异兽们一旦察觉到自己将要脱离“磁场”范围的时候,它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转身朝小彤的方向靠近。

这个范围郑文楼很早试验过了,以小彤为中心完全能笼罩住地下城和大半个蚁穴,也就是说,眼前的几只恐怖虫不可能是主动脱离“磁场”范围的。

它们应该生活在巨石阵里,而不是没头没脑的在山顶上乱逛!

异兽一旦脱离磁场范围,它们就无法定位到小彤的位置了,就像眼前的恐怖虫,如果不是郑文楼留意到,恐怕等会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比起小金菇被风暴一波带走,这几只恐怖虫才是真正的离家出走啊!

当初新人蚂蚁能找过来,纯粹是靠着特殊的联系方式,要是换另一种生物恐怕就会一直呆在大山丛林里了。

郑文楼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原因才导致恐怖虫出现在山谷外面,因为不管是生存环境还是小彤的存在都说明恐怖虫不是主动离开地下河的。

“是意外吗?”

郑文楼在周围找了找,让他震惊的是竟然还有更多恐怖虫出现在山谷外面!

这下麻烦大了。

郑文楼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赶紧把小彤抱出来,然后把附近的恐怖虫吸引回去,但是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中顿时一惊。

“不会吧,难道这些恐怖虫不是从巨石阵出来的?”

想到某种可能性,郑文楼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随后他神色匆匆的朝着某个地方走去。

………

………

树人谷旧址。

他曾经和小彤生活的地方。

以前的小家在如今已经被改造成了养殖场,十几只羚羊正被圈养在栏杆里面。

这是闺女今后的食谱,养在这里无非是怕某天被异兽们大开杀戒,吃了。

郑文楼推开围栏上的木门,并没有理会咩咩叫唤的羚羊们,而是直接走到了工作间里面,他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平时除了给羚羊们喂食就没有再踏进过工作间一步,记得上一次来似乎还是他改建养殖场的时候。

接下来,郑文楼看到了让他头皮发麻的一幕。

只见密密麻麻的虫卵布满在水潭里,周围岩壁上更是挤着一堆堆的恐怖虫,与在巨石阵里生活的恐怖虫比起来,它们的个头要小上许多,不过数量却是多得惊人!

鳞次栉比,这些恐怖虫就像鱼鳞那样有次序的排列在墙面上,再加上水潭中幼虫蠕动的场面,如果被密集症患者看到恐怕会吓晕过去!

砰一声!

郑文楼握拳重重捶在了岩壁上面,那巨大的震动导致岩壁上灰尘洒落下来,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恐怖虫们吓了一跳,随后纷纷如鸟兽散,朝着四周飞去。

而郑文楼此刻的脸色却是无比阴沉。

“妈的,大意了。”郑文楼暗骂一声。

现在他也不用再纠结了,瞧这情况分明就是搬迁前留下的虫卵蛹化了啊!

当初动员异兽搬迁的时候他可没有留意到这个问题,只是下意识认为小彤离开时,异兽们都会跟上,却忘记了水潭里面还隐藏着虫卵啊!

以前有闺女和招财猫在的时候,虫卵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关注,甚至都没有放在心上,以至于搬迁的时候他都忘了这茬。

如今树人谷成员都搬迁到地下城了,招财猫不再捕食,也没有闺女磁场的约束,原本不起眼的虫卵到现在简直就是放飞了自我…

小水潭可比不上庞大的地下河系统。

这里的环境根本容不下它们的持续繁衍。

瞧山谷外乱飞的恐怖虫就知道了,鬼知道它们会飞到哪里去?!

………

………

想到问题的关键,郑文楼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

恐怖虫可不是弱不禁风的小蚊子,不管是飞行速度还是续航能力都能让它们前往抵达下一处繁衍地,而外来物种的入侵,史前生物的发现,都能引起外界的轰动。

换成其它异兽倒是问题不大,唯独恐怖虫存在着极大的隐患。

不要忘了他在警局里可是有案底的!

当初那十几名警员可是亲眼看到过恐怖虫的模样,甚至还开枪打死了不少,说不定早已经被制成标本放在某个实验室里面,如果恐怖虫暴露出去,不是明摆告诉警方他藏在草原戈壁上吗?

其它异兽或许和郑文楼不沾边,但恐怖虫百分百能让警员联想到他头上!

无非是时间长短而已。

与巴格兄弟的案件不同,郑文楼知道自己肯定上了内部大名单,而且还是重点关注的那种,一旦被警方发现自己的踪迹,并且还有大致的藏身范围后,恐怕会调用大量人力物力来搜查了,草原和戈壁也将变得不再安全。

这并不是郑文楼夸大。

想想吧,这年头出现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怪人会让多少科研部门疯狂。

仅仅是异能者三个字,就能让无数人趋之若鹜!

现在郑文楼都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进入某些特殊部门的视野中。

比如情报局,比如安全局,到时候来请他喝茶的还不一定是警察呢!

这就是普通罪犯和超能力罪犯的区别。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郑文楼从来都没有小看过暴力机构的办案手段,特别是科技发达的21世纪,什么无人机、热成像、声呐雷达、观测卫星、声音采集器等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郑文楼自始至终都没用担心过警方的调查和搜捕,他在意的是能动用那些高科技设备的部门,一而再再而三的隐藏自己,无非就是不想引起这些人关注。

“反正都要面对这一切,我在害怕什么?”

郑文楼的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起来。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没有人能面面俱到的考虑所有问题,今天是恐怖虫,明天说不定又是其它东西了,除非他现在就停止地下城的建设,停止异兽族群的扩张,不然总会有意外发生,总会有一天和外面的世界发生摩擦,外面飞走的恐怖虫,不过是把这个时间进程缩短了而已。

离去小金菇不也一样吗?

郑文楼突然笑了起来,就是那笑容显得有些诡异,耐人寻味。

瞻前顾后。

畏手畏脚。

今天怕这个。

明天怕那个。

这种东西,他不需要!

既然事情已经无可避免,那他就把这团水搅混去!

“下雪了啊,那我就给这个世界送一个冬季大礼包吧。”

“比如,一条龙?”

郑文楼笑眯着眼睛,脑海里开始浮现某种蜥蜴的模样。

………

………

消肿止痛治跌打损伤的药
跌打损伤扭伤怎么治
老年人祛风活络方法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