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崔健出走3十年仍然死不回头2018052游戏

2020-03-31 04:4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崔健:“出走”三十年仍然“死不回头” 16:14:11我要投稿

从1986年,崔健的《一无所有》首次为中国摇滚发声算起,中国摇滚已走过了三十多个年头。因而,有了 滚动三十的巡演。  转动三十巡演曾集结了60、70年代的老炮儿,也吸引了80后、90后的年轻1辈。崔健的摇滚不但仅是一代人的记忆,会有让人有超越年龄的感动,和比青春还要沸腾的一股冲动!

这曾经引爆无数人摇滚热忱的滚动三十巡演将再度出发!6月2日广州体育馆2号馆,崔健转动三十OLive橄榄现场全国巡回演唱会-广州站,等你一起来摇滚!

崔健转动三十OLive橄榄现场全国巡回演唱会-广州站

时间:2018年6月2日

地点:广州体育馆2号馆

票价: 580/780/980元

售票:

多少次太阳一日当头

可多少次心中一样忧愁

多少次这样不停地走

可多少次这样一天到头

《出走》

歌至高潮,伴着婉转的萨克斯,一个孤独远行的游子清晰地出现在了画面里,那个人,是崔健,是你,是我

《出走》出自《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虽然知名度和《一无所有》《花房姑娘》《假行僧》相比稍有逊色,但就出走这个话题,是唱到最深处的1首。《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本身就是一次出走。而《一无所有》等等歌里,都少不了出走这个主题:

我曾问个不休 你什么时候跟我走《一无所有》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花房姑娘》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假行僧》

要出走的,又何止这些。比较崔健不同时期的歌,你会发现,三十多年来,不管风格怎样变化,出走这个主题,始终在崔健的音乐里占有一席之地。乃至可以说,这两个字像一把钥匙,可以解读崔健所有的歌。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崔健不同时期的出走,之间有哪些联系、哪些深意。

【出走路上的摇滚】

新长征路,本身就是一次出走。这次出走的目的是:寻觅我自己。但是,走过来,走过去,却总是没有根据地。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这已经不是那个烽烟中长途跋涉的年代了,但寻觅,是一个永久的话题。所以,崔健带着摇滚,一起走上了新长征路。和他同行的,还有改革开放以后不断寻觅的我们。

这个出走的故事,有当时的历史背景,又不局限于此,即便放到今天也不过时。因为寻找自己、寻觅真谛、寻觅一个时期真正的目的地,是一个永久的主题。要寻觅,就要出走,我们一直在路上。

我不愿离开 我不愿存在

我不愿活得过分实实在在

我想要离开 我想要存在

我想要死去 之后从头再来

《从头再来》这首歌里,有多少在路上的意象呢?

脚踏大地、头顶太阳、云彩、大海、到了头的金光大道听着这首歌,你恍如可以看见一个来回踱步的行者:走,还是不走,自己想还是不想知道,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只能1遍又一遍地从头再来。

听崔健首张摇滚专辑里的这些歌,有一种被号角催上战场的激动,但细细品味歌词,又会发现,其实深埋之下的,是无可奈何的黑色幽默。

出走,只是一个欲望,是一种被动的选择,但其实没有得到过结果。一无所有的,最后得到甚么了吗,花房姑娘是不是还在你身边,假行僧有没有取到真经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有的只是,走。

【出走 = 解决】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我说要上你的路。《一块红布》里的出走,是《解决》专辑当中最振聋发聩的呼喊。

面对这块红布,崔健给出了一种选择:我要永久这样陪伴着你。这种大义凛然的情感,超出了之前找不到根据地的黑色幽默,变成一种心甘情愿的悲剧。

《这儿的空间》里,崔健唱到你离不开我 我也离不开你 谁知进进出出才明白是无边的空虚。这首歌更像是难解难分的情歌,但如果跳开男女之情,那种对所寻求事物的取舍,是一个更宏大的命题。是选择出走,还是选择留在这儿的空间,也是能让听者产生共鸣的问题。

而到《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出走变成了一种歇斯底里的自暴自弃,那种没有感觉的病,是时期的病。狂奔到西北风中,你才发现,所有这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都应当用摇滚乐一竿子解决。

【红旗下出走的蛋】

我孤独的飞了

《红旗下的蛋》这张专辑里,崔健颠覆了自己原有的风格,但没有颠覆出走的主题。他称自己为《红旗下的蛋》,但后来他也说过,这颗蛋,是颗转动的蛋。至于滚向何方?可能是大海的方向,可能是回到老地方

红旗还在飘扬,没有固定方向,其实还是那个意思:我们走过来、走过去、找不到根据地。

在那首并不常被提起的《最后的抱怨》里,藏着崔健那些年的答案,那就是,继续出走,继续向前 我要结束这最后的抱怨,那我只能迎着风向前,我迎着风向前,我迎着风向前

【无能的出走】

从《这儿的空间》到《另一个空间》,崔健还在讲着空间的故事。而空间之间的活动,就是出走。所以崔健会唱起《笼中鸟儿》,像《飞了》中那样唱:一天她会突然跳起,从你的身体里飞出去。这是一种没有结果的挣脱,而挣脱这件事本身,充满意义。

除唱我们的悲剧,崔健也唱时期的衰落,唱《时期的晚上》。这首歌的歌词里,有姑娘,有方向,有地方,有这些崔健之前常常唱到的意象,但歌的情调是悲怆的,有一种世纪末的伤感。就像这张专辑的名字一样,《无能的气力》。

【给你一点出走】

《给你一点色彩》中的出走,被套进了具体的故事里。

《蓝色骨头》和《迷失的季节》被崔健拍进了电影里,讲述了两代人对命运的追寻。不同历史背景下,两代人走过的足迹却那么相似,走走停停,也踏不出命运轮回的怪圈。

3首连贯的《小城故事V21》,是一个出走后再归来的故事。第一首歌里,小城青年爱上了楼上的姑娘,他最后选择了从小镇出去,我突然意想到这是青春后的危机,要想解决它我只能先出去;第二首歌里,他漫步一样地回到家园,却发现一切已变成了坟墓葬礼;最后一首歌,看破这个不干净的世界的主人公,最后决定回家把青春的爱情进行到底。

从出走,到回归,崔健的歌中已经点破了这些轮回。

【出走,死不回头】

时间过去将近3十年,崔健又拿出了新专辑《光冻》。这张专辑中,崔健的音乐更加厚重,也把尖锐的棱角磨得更深。他望着外面的妞,选择在浑水湖漫步,这些剧烈的情绪,都被光冻住了。

他还是那颗滚动的蛋,不过是慢慢地走着像个转动的蛋,虽然路上有阻止,但还是停不下这渐渐的脚步。在《死不回头》里,他的态度更加结实:南墙碰了我的头等我把南墙撞透。

如果你问,崔健这么多年的出走和寻找,最后找到了甚么。崔健可以用一句歌词来回答你:

你是不是还要跟我走,如果我死不回头《死不回头》

你,找到自己的答案了吗?

脉络舒通丸功效
快速减肥瘦身产品
舌头底下溃疡能贴意可贴吗
子宫内膜炎多久能好
分享到: